新闻中心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透视德国海外军事行动

发布日期:2022-05-04 03:2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2月14日,一架载有70名德军的飞机降落在立陶宛卡尔梅拉瓦。这是乌克兰局势持续紧张之际第一批抵达立陶宛的德军部队。此前,德国宣布将派出350名德军增援驻扎在立陶宛卢克拉军事基地的一个北约战斗群。这将使驻扎在当地的德军增加到约900人。

  据德国官方公布的数据,截至2021年12月,德国以“国际反恐与强制和平”为名在热点地区设立的军事基地有7处仍在运作,年内共接纳德军3000多人次。此外,德国还以培训、交流等名义在美国、法国、英国等盟国设有多个军事基地,海外军事行动和海外基地数量不断增加。

  德国联邦国防军于1955年建军。冷战结束后,重归统一的德国从东西方对峙的“前线国家”,变成被友邦环绕的“欧洲中心”,直接性的大规模入侵威胁基本消失。同时,被冷战掩盖的民族与宗教矛盾不断抬头,地区性危机、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等新威胁纷纷浮现。

  然而,鉴于“世界大战发动者和战败国”的敏感身份,德国在军队走出国门的问题上一直谨慎有加。按照联邦德国《基本法》的规定,德国武装力量只能执行国土防卫及参与北约集体防卫任务。1994年7月,德国联邦宪法法院认定,法律意义上的“防卫”也包含“制止国际纷争及危机、维护和平等行动”。此后,“有法可依”的德军才陆续参与了联合国和北约在波黑、柬埔寨、伊拉克、南联盟等国的多边军事行动,但主要执行护卫、培训、侦察、后勤等非作战任务,而且也并未建立自己的军事基地。

  2001年11月,阿富汗战争大规模战事告终后,德国派出近4000名德军加入新组建的北约国际安全援助部队,进驻阿北部重镇马扎里沙里夫的马尔马尔基地。此后20年间,该基地接纳了累计近16万人次的德军。以此为标志,德军首开设立海外基地之先河,实现了从“本土防御型”向“对外干预型”武装力量的转型。

  对于纳粹德国发动侵略的历史和犯下的暴行,德国战后历届领导人都明确承认,并对其后果“全面承担责任”。从持续赔偿大屠杀受害者,到为受害者群体建立纪念地;从立法严禁宣扬纳粹,到教育下一代与纳粹意识形态做斗争……德国对历史的深刻清算与反省赢得了许多国家的原谅。

  同时,德国二战后的“军事克制”文化也一度保持强大的惯性。德国恢复统一之初,时任总理科尔仍信誓旦旦地表示:“德军永远不会重回被纳粹铁蹄践踏过的土地。”

  然而,正所谓时移世易,随着安全环境的变化,德国对军队走出国门的认知已经发生了重大改变。按照德国2016年版国防白皮书的表述,“德国正同时面临着空前多样而高密度的挑战”。毕竟,上一版国防白皮书发布已是10年之前。当时,叙利亚和利比亚还未开始内战,还没有极端组织“伊斯兰国”,乌克兰尚未发生大规模冲突,欧洲也无难民危机。在德国精英看来,欧洲“不稳定周边”的范围在不断扩展,应重新定义“周边安全”的内涵和军力运用的意义。

  这种认知变化也体现在公众层面。2015年11月,巴黎遭恐袭后,法国要求启用欧盟条约中的互助条款,德国迅速回应,出动1200名德军参与多国对极端组织“伊斯兰国”的军事打击,民意反应普遍积极。而仅仅5年前,时任德国总统科勒还曾因一番德国出兵阿富汗“有保护经济利益的作用”言论,引起国内强烈批评,最终被迫辞职。如此强烈的反差,也折射出在德军走向海外问题上的民意变化。

  同时,美国战略东移留出的北约欧洲防务空缺,英国“脱欧”后腾出的欧盟防务联合“旗手”位置,以及法德在追求欧洲防务一体化和战略自主上的默契,都为德军在国际舞台发挥更大作用提供了平台。

  在阿富汗战争之后,德军参与海外军事行动愈加频繁,并在欧美亚非各大洲“安营扎寨”,开设了众多海外基地。

  一方面,德军大力开展与盟国军队的协作和交流,在对方境内设立军事基地。由于在阿富汗问题上积极配合美国,德美军事关系迅速升温。德军在美国佛罗里达、新墨西哥、得克萨斯、亚利桑那等州建立了飞行员训练基地,均由位于弗吉尼亚州雷斯顿基地的驻美德军指挥部管辖。此外,在北约及欧盟框架下,德国还在法国、英国、荷兰等国设有军事基地。

  另一方面,德军以“国际反恐与强制和平”为由走出国门,在多个热点地区展现军事存在,开设军事基地。德国在立陶宛卢克拉的军事基地,就是根据北约在波罗的海三国和波兰部署多国“增强型前沿战斗群”的决议,于2017年向立陶宛派驻装甲部队时开设的。2006年10月,德国海军因参加联合国驻黎巴嫩维和部队,在塞浦路斯的利马索尔港建立了一个后勤补给基地。在打击极端组织“伊斯兰国”的行动中,德军在伊拉克和约旦分别设立了军事基地。

  非洲也有多处德军基地。为向打击索马里海盗的欧盟军力提供支持,德军在吉布提建有一个后勤保障基地。2012年,德国响应联合国决议,向非洲萨赫勒地区的布基纳法索、尼日尔、乍得、马里和毛里塔尼亚五国派遣维和部队,目前仍在马里有两处小型基地。

  参加海外军事行动不仅提高了德国的国际影响力,也为德军提供了更多与盟国军队联演联训的机遇,使其获得了对一些多国部队的指挥权,积累了联合训练与作战的经验。未来,德国在北约及欧洲防务领域的影响将越来越大,德军的身影或将出现在更多地区。